芜湖新闻头条_芜湖今日新闻_芜湖新闻网

聊不到三分钟,配送小哥秒回:我们阶层不一样

admin

  即便对系统毫无怨言,已经是骑手王者段位的李铭威,对生鲜配送员的职业认同感依旧不高。在采访中,李铭威直言:“我们阶层不一样。”

  距离40分钟内送达还剩26分钟,美团买菜骑手张毅在前置仓内的货架前走来走去,他还在等待自己配送的生鲜被分拣打包出来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他看着忙碌的分拣员,不知道该催谁,只能反复查看着系统里的剩余时间。拿到包裹后,他需要在预计送达时间内将手上的6单生鲜配送出去。

  在位于上海市中心的这家美团买菜仓,几十名生鲜骑手匆匆擦身而过,带着塞满电动车的生鲜外卖去到城市的各个角落。

  “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”,围绕外卖骑手的争议不断升温。在餐饮外卖的另一侧,生鲜配送赛道上依然有很多骑手在奔跑,观察者在上海和美团买菜、叮咚买菜、盒马几个主流生鲜平台的骑手聊了聊,在每天带着生鲜外卖穿梭在城市道路的日子里,他们对于行业的争议与痛点有自己的经历和感受。

  “逆行和闯红灯是迫不得已”

  一位在仓库门外玩手机的美团买菜骑手告诉观察者,自己并不是没有单,而是在等待分拣打包完成,相同的情况出现在多位在等待的骑手身上。与此同时,分拣时间越长意味着他们的配送时间越紧张。

  美团买菜骑手刘峰告诉观察者,如果有一个理想化的出餐体系,平台的预计达到时间是可以紧凑完成的。

  相较餐饮外卖分散的商户取餐点,生鲜的配货点相对单一,这也就省去了来回于各个商户之间的时间。用刘峰的话来说,餐饮外卖中的多对多,在生鲜配送中变成了一对多,配送的繁琐程度下降了。

  尽管如此,生鲜配送还是面临时间不足的问题。将近20分钟骑手还没有拿到自己需要配送的物品,这个情况发生在容易分拣打包的生鲜行业,而在需要制作的餐饮行业更加严重。

  刘峰表示,在实际操作中,外卖超时大部分不是骑手的原因,商家备货慢、拖慢其他同组单一起超时是十分常见的情况。在生鲜领域,同样有分拣打包慢的情况。

  装满生鲜外卖的骑手电动车,图源:观察者

  为了弥补这些流失的时间,生鲜骑手需要通过缩短骑行时间,以防自己不会因为送达超时而损失今日的工资。

  “其实我们也不想逆行、闯红灯,但实际情况逼着你不得不这样去做。”对于违反交通规则的问题,刘峰表示在工作中非常常见,但很大原因“是实际情况迫不得已”。

  观察者发现,受访者所在的美团买菜仓位于上海市中心,毗邻天桥和高架,附近并没有直接的出口进入非机动车车道。

上一篇:女子深夜回家,3个男人上来就扯她衣服

下一篇:没有了